資訊中心

AI“絕地求生” 科大訊飛拼進“決賽圈”

2019-11-05 08:56:47來源:億歐 劉曠 閱讀量:24564

導讀:站在歷史線上看,這幾年正是人工智能公司們不斷實踐的時期,所以出現“泡沫化”質疑也在所難免。那么,在如此殘酷的AI競爭環境下,科大訊飛是如何拼出一條屬于自己的AI道路的?
  AI時代具有兩面性,一面是高科技光環加身,行業局勢看起來欣欣向榮,另一面卻是較為殘酷的生存現狀。
 
  據騰訊研究院聯合IT橘子發布的《2017中美人工智能創投現狀與趨勢研究報告》,2014年和2015年分別是美、中國AI產業及企業增量的峰值,以2015年為分界,中國的AI企業數量正式超過美國,但此后開始出現下坡趨勢,至2017年倒閉的中美AI企業在50家以上。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創新工場CEO李開復等人都提出過人工智能的泡沫化,不僅僅是他們,越來越多業內人士也逐漸認同這一觀點,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在2017年年末也曾預測2018年會有大批AI創業公司倒閉。
 
  事實上,直到2019年的今天,AI企業轟然倒塌的例子依然存在。美國機器人制造公司,曾經有百萬產品銷量的Anki于4月份放出停業消息;由于融資方面的問題,成立不到四年的自動化駕駛企業Drive.ai于六月宣布停業并遣散員工,后續被蘋果收購,而這兩家企業皆屬于在市場上擁有好口碑的公司。
 
  AI行業至今沒有一本“生存自救手冊”,大量融資之后產品如何在市場實現資金回流成為了許多企業苦惱的問題。站在歷史線上看,這幾年正是人工智能公司們不斷實踐的時期,所以出現“泡沫化”質疑也在所難免。
 
  那么,在如此殘酷的AI競爭環境下,科大訊飛是如何拼出一條屬于自己的AI道路的?
 
  AI“絕地求生”,訊飛拼進“決賽圈”
 
  絕地求生是款游戲,在這里筆者不是要介紹這款游戲。做一個設想,可以把整個AI行業看成這個游戲環境。“多人”、“策略”、“競技”,這些游戲關鍵詞貼合AI公司們的生存現狀,而科大訊飛作為終挺進“決賽圈”的玩家一員,它面對的是這樣一群人:
 
  1、彈藥充足的實力
 
  人們對于AI時代的幻想早就表現在各種書籍影視等作品當中了。谷歌全球副總裁Jay Yagnik曾指出:AI的潛力在于能改善人們的生活。對于擁有行業敏銳觸覺的互聯網巨頭們來說,入局AI成了一件必為之事。
 
  騰訊、阿里、亞馬遜、英特爾......各大互聯網企業都建立起了自己的AI開放平臺,它們提供一些技術的免費試用,們也可以查看其技術文檔,先不論開放平臺這一手段有效吸引了流量,巨頭們品牌本身積累起來的流量優勢就市場競爭力。
 
  當然,除了流量優勢,資金、人才競爭力、資源儲備等方面的優勢也幫助巨頭們走一條“快速通道”,使它們更快實現項目落地。根據4月份互聯網周刊聯合eNet研究院發布的《2019人工智能分類排行》一文,百度、阿里等公司的相關及業務大多排名靠前。
 
  在《2019人工智能分類排行》的人工智能創新開放平臺榜單中,科大訊飛的國家人工智能語音開放創新平臺位列其中。可見,訊飛在其核心業務——智能語音領域還是保持著水平。
 
  其實,科大訊飛的AI布局早已不僅局限于智能語音領域,在教育、醫療、智慧城市、政法等領域都已深耕多年。“2017年至今,訊飛已形成89項行業解決方案。”劉慶峰在2019科大訊飛1024節上說道。不僅如此,訊飛還搭建了更為豐富的生態。目前,訊飛開放平臺已經能夠提供267+項AI能力及方案,覆蓋160萬生態伙伴,形成以訊飛為中心的AI集群。在決賽圈,科大訊飛也可以說是“彈藥”充足。
 
  2、熟悉玩法的常駐玩家
 
  除了開辟AI業務的BAT等大型公司,越來越多專注于人工智能產品研發的獨角獸們正以暴風之勢成長起來。
 
  這群后起之秀之中具代表性的公司當屬AI“四小龍”——商湯、云從、依圖和曠視。這四家公司皆成立不到10年,但估值都突破了10億美元,是名副其實的AI獨角獸。
 
  有意思的是,這四家公司主要從事的都是計算機視覺方面的產品開發。事實上,在AI領域,除了智能語音技術,計算機視覺技術的應用場景也頗為豐富。
 
  訊飛也并沒有忽視這一點。從考量肺結節檢測的國際醫學影像領域評測LUNA,到目前公認自動駕駛領域內具性、專業性的圖像語義分割評測集Cityscapes,到醫學影像領域的國際會議ISBI舉辦的糖尿病視網膜病變分割與分級挑戰賽(IDRiD),再到ICPR 2018 MTWI挑戰賽,科大訊飛均取得了世界前列的亮眼成績。可以說,訊飛在計算機視覺領域雖“征戰”時日不長,卻已處處開花。
 
  而正在崛起中的AI公司無疑希望更快實現融資。以四小龍中“年輕”的云從科技為例,這家成立于2015年,專注人臉識別技術研發的公司,其創始人周曦還曾在科大訊飛工作過,云從自B+輪融資結束后估值已達230億元,今年3月也已完成C輪融資,計劃明年赴科創板上市。
 
  在國內,AI公司“起來”的速度之所以飛快,主要是依賴資本注入。據艾媒咨詢今年1月份發布的《艾媒報告|2018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研究報告——商業應用篇》,去年我國AI領域融資1311億元,同比增長超過100%。
 
  正因為資本助力,整個產業加速“優勝劣汰”,今后局勢將會更加明朗化。這對廣大投資者來說是好事一件,也意味著在今后AI公司強者愈強,越容易獲得更多的融資。
 
  3、需要搶奪的隨機隊友
 
  人工智能其實離我們很近。目前AI技術應用到的場景更加多樣化,工業園區、民用住宅等場所有時也能見到AI技術的應用實例。
 
  AI技術在安防、醫療、交通、物流等多領域持續發展,甚至出現了AI新零售、AI農業、AI智能紡織等新的技術轉型,AI生態正在全球范圍逐步生成。
 
  這場人工智能的時代運動,參與其中的企業者眾。除了上文提到的兩類與互聯網緊密相關的公司以外,也出現了諸如海康威視、小米等攜帶著部分互聯網基因的公司,或者是由傳統業務轉型的公司,雖然推動前沿的AI技術革新可能表現稍弱,但它們在自身的領域同樣擁有優勢。
 
  而這就是未來的大勢所趨,真正的全球智能化借由這些企業來落實,我們在興奮之余,也可以預測到未來企業之間的交叉融合會誕生出新的格局。
 
  其實這些不那么“主流”的公司到未來都會成為一種資源,供主流玩家們爭奪。不僅僅是科大訊飛,人工智能將滲透人們生活的細節,AI公司們或許會不斷推進跨界合作。
 
  而那時,訊飛是否能擁有足夠的實力,拉攏這些潛在的隊友呢?能爭取到什么程度的資源,除了需要訊飛方面的努力,市場的競爭局勢對結果的影響也很大。
 
  目前看來,憑借多賽道布局、搭架行業生態以及不斷拓寬AI核心技術護城河等手段,科大訊飛已成功殺入“決賽圈”。但在龍爭虎斗的AI之地,來自各方的壓力依舊存在。
 
  訊飛還需要翻過“雙重大山”
 
  科大訊飛成立于1999年,在這20年內隨著它的發展出現了不少質疑,主要表現為兩大類。
 
  類,有相關人士認為科大訊飛存在市值虛高、增收不增利及政府補貼高的情況。
 
  10月24日晚,科大訊飛發布了 2019 年第三季度財報。第三季度,科大訊飛實現營業收入23. 45 億元,同比增長13.1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 84 億元,同比增長108.0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3818.1萬元,同比增長762.26%。
 
  前三季度,科大訊飛營收65. 73 億元,同比增長24.41%,凈利潤3. 74 億元,同比增長70.5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6981.43萬元,同比增長183.49%。
 
  科大訊飛在公告中表示,營收增速低于凈利潤增長速度的原因是由于2019年受宏觀經濟環境影響,部分政府財政支出收緊,銀行、運營商等行業經營壓力增大對公司的部分業務增長速度帶來一定影響,此外,公司實施戰略聚焦,對一部分非戰略的業務進行了主動調整,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當期的營收。
 
  不過科大訊飛表示,公司聚焦重點賽道后,核心業務呈現出健康發展的勢頭,人均效能持續提升,有助于長期健康發展。
 
  據了解,2018年底,科大訊飛從此前的170多個探索方向,戰略聚焦為30多個大項。董事長劉慶峰稱,未來要繼續貫徹戰略聚焦扶優扶強,做只有訊飛能做得好的事情,做好“平臺+賽道”,包括C端硬件、教育、醫療、司法等領域。
 
  值得注意的是,科大訊飛三季度的凈利潤是一、二季度之和,此前一直困擾訊飛的增收不增利的局面正在得到改善,而科大訊飛全年的主要利潤集中在第四季度,勢頭良好。
 
  劉慶峰曾在今年年中表示,人工智能已經進入了規模化應用的落地期,2019年可以被視為人工智能應用紅利的兌現年。
 
  事實上,作為在人工智能領域探索的創新企業,盈利并不應該成為必要苛求的指標。對成長型、技術型公司來說,只看收入特別是利潤,也是極不科學的。公司的市場是多元的,政府也是重要的市場主體。更何況實際上,2018年科大訊飛的營收是79億,政府補貼是2.7億,而納稅額是9.3億。
 
  而且,知識產權和政府補貼一直是美國極力打壓中國科技公司的兩個重要方面。就在上個月,美國把科大訊飛等八家中國人工智能領軍企業列入了“實體清單”,是何居心?不言而喻!我們不應當忽視國內這些真正擁有核心AI技術的公司一直以來的努力,他們讓中國在世界前沿科技領域掌握話語權。
 
  第二類,在社會輿論方面,科大訊飛也有一些不利消息。
 
  2018年9月,科大訊飛應邀為“2018創新與新興產業發展國際論壇”提供語音轉寫服務,一位同傳老師將訊飛提供的“機器語音轉寫”服務誤認為“機器同傳翻譯”并在網上發文質疑。
 
  其實,訊飛的智能會議系統有兩種解決方案。一是機器全自動轉寫并翻譯,不需要任何人工同傳參與;另一種則需要同傳翻譯,訊飛僅識別中文/英文語音,轉寫顯示在屏幕上。
 
  就在同傳事件發生的三日前,劉慶峰在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就介紹過,此次大會上馬云、馬化騰、李彥宏等嘉賓的發言是訊飛機器全自動轉寫、翻譯并投屏。而有三位嘉賓用的則是人機協作的模式。他同時表示,未來會是人與機器配合的AI時代,而絕不是機器取代人類。
 
  顯然,訊飛在上述事件的輿論處理上沒有做好,作為一個成立20年才成立公關部的公司,一些負面新聞對其直接的影響表現在股價下跌。但時間和市場無疑是好的回應,一年多過后的今天,訊飛市值再次回升至700多億。
 
  訊飛的投資之路
 
  根據天眼查給出的資料,截至今年8月底,科大訊飛總共參與公開投資事件115件,未公開投資34件,2019年投資公司18家,其中人工智能方向的公司數量占比高。
 
  除此之外,科大訊飛旗下子公司也有進行對外投資活動,10月份子公司名下投資的企業就有兩家。
 
  在10月24日的大會上,劉慶峰稱由訊飛發起的產投活動中投資的公司數量達超過60家,平均增幅達50%以上。
 
  這些數據反映出的是訊飛對投資活動的“熱衷”。
 
  事實上,科大訊飛早就在打造自己的AI生態計劃,時至今日已經進行到3.0版本。在本次的大會上,訊飛輪值總裁胡郁稱要打造去中心化的AI生態體系,通過與們聯手來降低AI門檻,拓寬AI開放平臺。
 
  “開放共贏”成了科大訊飛宣傳的主旨,胡郁還提到,希望不同的AI公司在數據經驗等方面分享交流,打造一個混合正交的共贏新生態。截至目前,科大訊飛扶持1800+家生態企業,孵化了其中的75家,戰略投資了其中的51家。這些企業在戰略投資后,市值增長都超過了147%。
 
  1、圖資源?
 
  訊飛倡導的共贏理念中包括資源共享。資源共享這件事雖然乍一看對雙方都有利,但其實和小公司相比,大公司能更快實現資源整合利用,從而實現賽道加速。
 
  為什么像訊飛這樣體量的大公司也需要其他公司的資源共享呢?筆者將以AI賽道較為獨特的一種資源——數據樣本來舉例說明。
 
  AI機器學習需要用到大量的數據樣本進行訓練。通常來說,通過普通渠道獲得大量數據樣本是較為困難的,除了要考慮數據的來源渠道的合法性(部分公司搜集產品使用過程中產生的數據),這些數據樣本還需要脫敏處理(去除敏感數據)。
 
  搜集大量的數據樣本也意味著將花費極大的人力、物力以及時間成本。這時,企業與企業之間的資源、渠道互通對科大訊飛產品研發相當有利。
 
  因此,科大訊飛生態計劃的部分作用在于為訊飛更快地吸收資源。
 
  2、圖擴充實力?
 
  10月24日節后,胡郁接受有關媒體的訪問稱訊飛在幫助合作者建立自己的AI平臺,而訊飛大量的投資或許會在今后促生出一個詞——“訊飛系”。
 
  這些訊飛投資入股的企業陸續加入“訊飛系”,與現在人們常說的“阿里系”、“騰訊系”一樣,投資的越多,市場的覆蓋份額就越大,實力自然也就越強。訊飛或許也想在AI行業建立自己的體系,百川匯聚當成海,這對今后訊飛在行業里站穩站牢固有極大幫助。
 
  說白了,共同進步是真話,資本逐利也不假。開公司不是做慈善,企業當然是優先考慮自身發展。筆者認同訊飛推動各界建立AI生態,尋求共贏的想法,畢竟AI產品概念落地難度大,以公司的一己之力突圍,著實不太現實。
 
  訊飛投資的問題也曾被部分媒體批評,但這或許也是訊飛思索出的一條生存之道。
 
  現模式何去何從
 
  其實外界對AI公司們的盈利模式還是比較感興趣的,人們常說的B端、C端產品模式套用到人工智能行業中會對公司盈利方面會產生什么樣的化學反應?而訊飛的“路子”與大多數企業還有所不同。
 
  1、B+C雙輪驅動模式
 
  在科大訊飛的AI開放平臺上,諸如智慧出行、智慧零售、智慧客服、智慧城市等系列產品提供面向企業的服務。
 
  通過科大訊飛的2019上半年財報也可得知,公司的主營業務為教育、城市、政法、平臺及消費者、汽車以及智能服務六大板塊。可見,目前科大訊飛主要的收入來自于B端產品。
 
  科大訊飛早在多年前就開始發力,在B端積累了豐富經驗,但不得不承認,由于客戶身份轉變、競品豐富度提高,B端留給訊飛的發展空間在縮小。
 
  劉慶峰曾公開表示,從2018年開始,科大訊飛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變化,那就是B+C雙輪驅動戰略的扎實推進。科大訊飛在B端業務上有很強的優勢,但我們不滿足于此,我們想要成為既有行業品牌又有公眾品牌的公司。訊飛消費者BG自成立以來每年都保持60%的高速增長,2018年C端業務實現營業收入25.17億,同比增長96.54%,在整體營收中占接近1/3。雙輪驅動的良好格局正在形成,在各種經濟周期下實現相互補充、相互促進。
 
  訊飛也明白,自身的轉型之路一開始肯定難以順暢。胡郁也坦言,轉型過程中訊飛短板仍存,對于市場渠道的開拓以及如何吸納人才都是訊飛要不斷思考的問題。
 
  在C端市場更多的巨頭夾擊下,訊飛再次成功上演“絕處逢生”。
 
  2、B、C殊途能否同歸
 
  從to B到to C,對于訊飛來說,這兩個方向都要做,兩只腳都要站穩。
 
  但是“兩條腿”對訊飛是否會有些多余呢?無疑,資源分配成為問題之一。不管是to B還是to C,某一方面過多的投入就意味著其他方面縮減,在有限的人力、資金條件下,保證兩種模式的持續開拓和良性經營對于高層決策者來說是一種考驗。
 
  其實在整個AI行業中,像科大訊飛這樣多管齊下的盈利模式的公司其實不多,而這也是把雙刃劍。一方面發展前景變得異常開闊,另一方面由于缺乏同類型公司經驗作為對照資料,訊飛或許會走一些“彎路”。
 
  劉慶峰曾在廣東衛視《我有嘉賓》節目上說過,假使將來訊飛倒下,可能的原因之一就是在缺乏判斷的情況下過激的發展。而現在,眼看著訊飛的商業藍圖不斷完善,正在AI這片海域駛的更遠。
 
  此時的訊飛就像來到了新大陸,它的命運究竟會如何,只能自己去探索。而人工智能行業中兩種模式并行的方式是否能被寫入“AI生存自救手冊”,相信很多人都會期待訊飛接下來的表現。
 
  總結
 
  當每一個“風口”出現的時候,人們在躁動中往往隱含著樂觀興奮的情緒,這種“風口狂熱”孕育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人工智能風口也是如此,AI行業技術難度高于于大多數行業,AI公司們在“織夢”,但故事的結局卻十分統一,站在山頂的永遠只是極少數
 
  訊飛A股上市的優勢明顯,但它面對的AI行業競爭激烈,太多人想進來,而更多人還沒站穩就被迫出局,訊飛能在殘酷的競爭中拼入“決賽圈”,在迷霧中求盈利,實力和運氣缺一不可。幸好,訊飛已準備好了充足的“彈藥”。
 
  訊飛市值經歷了從起飛到回落到再次回升,從中可以看出,人們對AI的判斷已經逐步回歸冷靜。對于AI行業,人們也漸漸意識到,要帶著更多的思考才能看到真相。

我要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新聞

AI走向全目標識別 動物也開始“刷臉” 2019-11-27 09:02:35
市場研究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面部識別市場規模超過40億美元,到2022年,市場規模有望增長到78億美元。
中國AI+教育市場發展現狀及趨勢分析 2019-11-26 08:49:36
據Frost Sullivan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AI教育市場中,機構學習解決方案占比約59%,人工智能在線課程和智能知識產品及服務分別占比26%、15%。
AI算法招聘容易讓求職者啞巴吃黃連? 2019-11-23 13:10:02
在算法領域上缺乏共識,缺乏“偏見”和“公平”的正式定義,使得科技公司能夠根據自己的條件定義算法偏見。

版權與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智能制造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浙江興旺寶明通網絡有限公司-智能制造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智能制造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非智能制造網)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第一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不想錯過最新資訊?

下載智能制造APP

一鍵篩選來訂閱

信息更精準

圖說智能 更多


關于我們|本站服務|會員服務|商站通服務|旗下網站|友情鏈接|誠聘英才|意見反饋|熱詞搜索|頻道

智能制造網 - 工業4.0時代智能制造領域“互聯網+”服務平臺

Copyright 2019 gkzhan.comAll Rights Reserved法律顧問:浙江天冊律師事務所 賈熙明律師

客服熱線:0571-87756395采購熱線:0571-87759926媒體合作:0571-89719789

客服部:采購部:編輯部:展會合作:市場一組:市場二組:

關閉
广东快乐10分预测财经网